X之罪(四十五)

偏僻宁静的山村里发生了一连串诡异怪诞的事情。一个村民突然死亡,被法医鉴定为过量服用了巴豆水。他的妻子被指控“通奸毒害亲夫”。这似乎是一个被前人重复过无数次的故事……

“我那可就是拉给你听的。”“我当时就知道了。还是说你那大事吧。”

“我这不在说嘛。我拉完了那个曲子,村长让他家大小子来叫我,说是到他家去商量个重要的事。我就去了。到那儿一看,三叔和五叔也都在。我就问商量啥事。村长说是龙眼石的事。他说,看来这武贵真是得到了龙眼石,都惊动了龙王爷,又是仙灵,又是传话。这些事不可全信,也不可不信。他们让我来找你和成龙,把龙眼石献出来。他说,村里保证这龙眼石就归咱史家庄,绝没有孙家庄的份。他还说,孙家庄已经暗中成立了夺宝队,准备一有动静就过来夺宝。所以,咱庄也得成立个护宝队,绝不能让他们把宝石夺走。三叔和五叔的意见是,咱们可以同意把龙眼石拿到龙王庙去供奉,但只能逢年过节,平时还得在咱庄里保管。”

“你来找我就为这龙眼石的事?那我告诉你,我真没见过!”

文贵见彩凤似乎有些不耐烦,忙说:“这我信。我估计武贵是把那龙眼石交给成龙了。”

“成龙也没见过。我跟你说,我们真没有。如果有,我们一准献给村里。文贵,我问你,你是不是也想要这龙眼石?”

“彩凤,我绝没有那份心思。我关心这事,主要还是为了你。你瞧,都是你给打岔,我还没说完呢。”

“那你接着说吧。”

“商量完了,我们从村长家出来,刚走到街上,就感觉不对劲。我们就听见松树林那边的老鸹叫得很凶。我们往西边走了几步,就看见那老鸹一群一群地飞起来,又落下去。不住地折腾,就好像那林子里有啥东西。接着,我们就看见那林子里出来一个鬼,看不清身子,但头上冒着蓝光,飘来飘去的,一会儿就没了。我们都吓傻了,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我问三叔和五叔,看见没,他们都说看见了。我们赶紧都回家了。进了家门,我那心还直扑腾哪!”

“这到底是咋回事?”

“我也说不清楚。今天,我又听说,有人去龙王庙上香,龙王爷传下话来,让大家这两天晚上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。所以,我就来告诉你一声。不过呢,我也是想来看看你。”

“看我?那你就不怕让孩子们撞上?我告诉你,昨晚成龙还问起咱俩的事。也不知他咋想的。要我说,咱还是小心点儿吧!”

“这我知道!你说我是那莽撞的人嘛!我才刚看见成龙和银花,还有那个洪律师,一起往南边儿去了。我估计就你一人在家,所以才来找你。我想,咱俩的事也得找个时间好好说说。”

“要我说,还是过一段再说吧!”

“可我实在是不能等了!彩凤,我绝不会逼你去做你不愿做的事。我只是觉得心里有好多话,憋了这么多年,就想跟你说。”

“那么多年都等了,这么几天就等不了啦?”彩凤 了一舀子水,慢慢倒进面盆里。

“我自己也不知是咋整的。自打那天裁判以后,我这心里就跟开了锅似的。多少年都没有这种感觉了!”

“啥感觉?”

“我也说不清,就好像我们又年轻了!”

“做梦吧?”

“你别说,还真有点儿做梦的感觉!有时候我都问自己,这是真的吗?别是我在做梦吧?”

“你说做梦,我倒想起来了,前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很怪的梦——武贵来找我,说他不是病死的,是被人害死的。”

“别胡思乱想!谁会害他呀?没影儿的事!”

“我也知道,可这个梦搅得我心烦意乱的!”

“梦嘛,做完就完,不能老琢磨它。我昨晚还做了个梦呢!”

“啥梦?”

“好梦!跟你结婚了!”

“做梦娶媳妇儿?那你又成傻小子啦?”彩凤抿嘴一笑。

“你笑啥?只要能娶上你这媳妇儿,让我当傻小子怕啥?再说,我不是已经当了那么多年的傻小子吗!”

“又说疯话!”

“啥叫疯话?我这说的都是真心话!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恨我自己!我后悔自己无能,在关键时候不顶用!我一直觉得自己太窝囊!可是,我从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阴谋。我这辈子……”

“文贵,你别说了!”彩凤用央求的声调打断了文贵的话。

文贵喘了一口粗气,又说:“彩凤,我不怨你!我从来也没有怨过你!就是在你和武贵结婚的那天晚上,我也没怨你。我谁也不能怨,只能怨我自己!可是,我心里一直想着你!咱山里人不懂爱情。可我知道,我这辈子从心里只喜欢过你一个人。说句罪过的话,我和秀兰结婚那天夜里都把她想成了你!”